当前位置:主页 > 日报最新 >亚太国家赌经济 >

亚太国家赌经济

2020-06-16

澳门赌场交出亮眼成绩单,新加坡对赌场敞开心房后闯出一片天,让原本死守边关、抗拒合法化赌场的多个亚洲国家政府,都无法继续抗拒赌场的效益。

踏足赌场领域近50年的云顶(Genting,3182,主板贸服股),除了拥有大马唯一合法赌场,过去10年积极在区域市场大展拳脚,甚至冲入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。


要强化区域地位,即将完全开放和合法化赌场的国家,都是云顶虎视眈眈的目标。

赌业升级 赚钱又体面

当赌场与各种娱乐和消遣活动如表演、餐厅、游乐场等连成一线,附加其他设施例如酒店与会议中心,再推动其他商机,好处肯定超预期。

赌场一直被人以有色眼镜去看待,赌徒视它为挣快钱的好去处,非赌徒则视它为造成赌鬼倾家荡产和逼人走上绝路的禁地。

然而,赌博其实是一种娱乐,吸引游客兼带动国家经济,功不可没。


过去10年来,全球赌场领域蓬勃扩张,因为政府和人民对赌场的看法,脱离以往龙蛇混杂、乌烟瘴气的传统印象;如今赌场是体面、正派,又可提升国家名声与收入的最佳方案之一。

合法化赌博,意味可增加政府收入、制造工作机会和催化经济发展。

许多赌场倡议者都会罗列出这数个利好因素,说服反对派和扩展赌场领域。

有鉴于此,近年来不少亚洲国家看准赌场的商机,纷纷解除法令管制,加速核发赌场执照和兴建赌场。

当赌场与各种娱乐和消遣活动如表演、餐厅、游乐场等连成一线,附加其他设施例如酒店与会议中心,再推动其他商机,好处肯定超预期。

狮城澳门最有赚头

美国拉斯维加斯是全球赌博业的中心,但2008年后,重心开始转移至澳门。

当澳门的赌场有增无减、成为赌徒首选之地,新加坡也开始偿到赌场带来的甜头。

根据彭博社的赌场总营收数据,澳门从2010年的235亿2390万美元(约710亿3041万令吉),增加至2012年的380亿9690万美元(约1150亿3358万令吉);新加坡从27亿9500万美元(约84亿3950万令吉),增至2012年的41亿7190万美元(约125亿9705万令吉)。

涨幅胜美国美国赌场总营收则从2010年的319亿9540万美元(约966亿1011万令吉),增长至346亿1940万美元(约1045亿3327万令吉)。

表面上,美国赌场收入一直稳定超过300亿美元;实际上,澳门和新加坡赌场表现才惊人,两年内的营收涨幅分别高达62%及49.3%,反观美国赌场仅增长8.2%。

由此可见,目前区域内最有赚头的市场,莫过于新加坡和澳门。澳门的赌城地位短期内难以被动摇,33家赌场且陆续有来。

新加坡目前仅有两家赌场云顶新加坡(Genting Singapore)旗下圣淘沙名胜世界(Resorts World Sentosa),以及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(Las Vegas Sands)旗下滨海湾金沙(Marina Bay Sands)。

亚太国家赌经济

云顶吸引力降

马来西亚唯一赌场业者是云顶马来西亚(GenM,4715,主板贸服股)的名胜世界云顶,从“大马赌王”丹斯里林梧桐创立,至交棒给丹斯里林国泰,云端上的赌场经营48年,迄今吸引力已不复当年。

因此,过去10年林氏家族积极扩展海外市场,除了马新、菲律宾、澳门和英国,也进军美国赌博业,包括纽约阿克德跑马道的名胜世界赌场。

云顶接下来的美国赌场计划,包括为拉斯维加斯的旧赌场度假村更换新装,以及争取纽约州赌场执照。

当云顶把目光放在欧美趋成熟的赌场市场,各界都放眼亚太区即将成为全球赌场龙头。

博彩基地东移 亚太争相开赌

普华永道(Pricewater house Coopers)也认同,全球博彩业的基地逐步转移到东方,身为赌场领域后起之秀的亚太区,势必超越美国。

“赌场领域在5年内迅速改变和渗透不同范围。

现在是所有业者为这改变做好规划,为2015年的新赌场平台找到市场定位。”

在《全球博彩业展望》报告中,普华永道预测截至2015年,亚太区赌场领域营收的增长率每年高达18.3%,相对美国市场每年增长率仅5%。

此外,该机构预估,亚太区将在2015年占全球赌场开销的43.4%,胜于美国的40.1%。

各种迹象反映出,亚太区最快将在2015年成为赌场领域的最大区域市场。

经济衰退冲击不大又带来稳定收入,难怪许多亚洲国家也开始蠢蠢欲动,对设立赌场是欲拒还迎。

中国赌客带旺区域

惠誉国际评级亚太实业主管维琪墨尔本表示,新加坡2010年开设赌场的成功,刺激不少国家重新探讨赌博法律,所以,他们相信将有更多区域市场在10年内陆续开放。

惠誉去年杪也在报告中点出,亚太区赌场营收将继续显着增长,于2015年杪之际扩大全球市占率超越44%、总值达到800亿美元(约2440亿令吉)。

有者说:全球5大洲以亚洲人最好赌;亚洲人又以中国人为最。基于中国人暴富和赌性,加上中国政府的禁赌条例,催化澳门和新加坡相继开设赌场,也成为其他国家的肥羊。

除了中国赌客,亚太区经济趋稳、人均收入增加、越来越多高资产人士,再配合旅游领域增长,区域赌场的地位形同如虎添翼。

随着中国经济趋稳,以及新加坡成为离岸人民币中心,马银行投行分析员相信,赌场贵宾赌客倍增,必可带动云顶新加坡表现。

本地市场有限 云顶四处垦荒

针对大马赌场,普华永道预估,我国市场总值将在2014年突破10亿美元(约30.2亿令吉),但新加坡的竞争,限制大马市场增长能力。

大马赌场主要是依赖本地大众赌客市场(Mass Market),其中当日来回的游客量,占2012年名胜世界云顶游客约73%。

简而言之,大马净赌场营收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息息相关。

马银行投资银行分析员预测,名胜世界云顶2013和2014年净营收各增长4%,游客量和平均游客营收分别增长2%。

在只有一张赌场执照的前提下,大马赌场扩展能力不大。

因此,云顶集团放眼海外。

云顶马来西亚每年经常性现金流约6亿美元(约18.1亿令吉);云顶新加坡握有约50亿新元(约122亿6413令吉)资金,要收购和进军新市场都有足够的银弹。

关键是:云顶会把目光放在亚太区哪一个市场呢?

韩国赌瘾大 业者最爱

丰隆投行分析员看好,云顶将透过云顶新加坡打入东协区域,主要还有日本、韩国、台湾或印度,其中韩国潜能最大。

韩国去年杪宣布,在仁川建设总值2900亿美元(约8731.9亿令吉)的赌场度假村“8City”计划,规模等同澳门3倍,预计每年可吸引高达1亿3000万人游客,放眼2030年竣工之际,超越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。

她表示,韩国拥有完善基建和高人均国内生产总值,加上韩国政府修订“经济自由区特别法”,放宽外资开设赌场的条件,消除投资障碍。

况且,云顶管理层也曾表明,集团特别看重韩国市场。

韩国容易对赌博上瘾,具有赌瘾的韩国人占总人口6.1%,即300万人左右,比例超过发达国家3倍。

对打算进军韩国赌场的业者,这可是个好消息,特别是韩国政府已示意将开放国内赌场给国人。

日本将开赌 云顶抢先机

云顶新加坡总裁陈启德4月初出席股东大会时表示,预估6至9个月内合法化赌场的日本,对集团来说是一大商机。

分析员也唱好日本市场,不排除成为云顶新加坡的下一个目标。

她指,日本休闲娱乐市场规模庞大,就钢珠游戏店(Pachinko)而言,每年营收就可达2000亿美元(约6106亿令吉)。

赌场在日本仍属非法,但日本人仍热衷于此道。

“日本开放赌场,或造成与钢珠游戏领域自相残杀的局面,但我们相信开放后,市场规模将随之扩大,足以抵消对双方的冲击。”

普华永道认为,若政府批准,日本将在3个不同地点建设综合赌场度假村,内阁会监管赌场营运,并设立一个组织负责审批执照。

对台湾没兴趣

该机构相信,赌场业者必须融资领域监管所需的成本,而入场费将被征税,充作经济发展和地震与海啸后的重建资金。

马银行投资银行分析员任绍阳在最新报告中提到,许多海内外基金质疑云顶新加坡的投资活动,但认为该公司有望成为日本赌场执照的首要竞标公司。

另一方面,有媒体报道称,云顶过去2年曾到台湾探询当地赌场领域的进度。

不过,马研究分析员指出,云顶马来西亚和云顶新加坡应该都对台湾市场没兴趣,前者忙于美国赌场计划,后者则聚焦日本。

各国对赌欲拒还迎

对保守的亚洲国家而言,赌场带来金钱上好处,却也会衍生社会问题。

所以在这两难局面中,大部分国家只好选择“只开放给海外游客赌博”的政策。

看到各地赌场收入赚到盘满钵满,为国家带来各种经济效益,这些禁赌的国家都准备对赌场敞开心房,身为业者之一的云顶,也有更多可探讨潜能的市场。

日本开赌不是梦

继新加坡后,日本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个合法化赌场的国家?

里昂证券则预测,假如超过2个大规模综合度假村计划获批,日本赌场市场价值至少100亿美元(约301亿9500万令吉)。

这将远超过新加坡的59亿美元(约178亿1505万令吉)和拉斯维加斯的62亿美元(约187亿2090万令吉)。

日本自由民主党议员岩屋毅早前接受路透社访问时透露,超过100位议员加入的跨党派赌场游说团体,将在9月份向国会提出一项法案,有望在两年内立法。

亲商、对赌场度假村计划抱持开放态度的安倍晋三上任为首相,让日本开设赌场不再是天方夜谭。

甚至有媒体报道称三个县市大阪、冲绳和千叶抢破头要开赌场,其中大阪推荐人工岛“梦洲”。

韩国料内外皆开放

韩国合法赌场有17家,其中济州岛有8家赌场,韩国赌场作为亚洲新式赌场虽规划不及澳门赌场,但具有本身的特色,迅速成为旅游热门地点。

然而,除了位于江原道废矿地区的江原乐园,韩国其他赌场都只开放给海外游客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韩国现有法令不但禁足国人到访国内大多数赌场,更禁止韩国人到海外赌博;但这法令鲜少被执行。

在2010年,高达170万名日本游客到韩国赌场一游。

假设日本获准开设赌场,日本到韩国赌场的游客势必锐减,特别是日本人的忠烈爱国精神,肥水都会流到自家赌场。

考虑到流失大量日本游客和投资者,韩国政府透露不排除解除赌博限制,开放赌场给国人。

此外,韩国政府也积极推行大型赌场度假村计划,处心积虑要在仁川打造世界级赌城。

台湾最快6后派牌

台湾外岛马祖去年针对开设观光赌场举行公投,马祖地区人民投票通过,接受开放当地经营赌场。

台湾行政院今年5月初通过“观光赌场管理条例”草案。

假设立法院亦顺利通过,马祖将在今年下半年开放业者申请,加上审查计划需时6个月至1年,另加5年兴建期,意味台湾最快2019年才会见证首家赌场正式营业。

马祖公投通过之际,台湾怀德公司曾透露,有意投资600亿台币(约60.5亿令吉)到马祖兴建国际渡假村和赌场。

据估计,每年观光客消费有望达到155亿台币(约15.6亿令吉)。

值得一提是,中国国务院台办发言人杨毅5月15日放话,以中国与台湾的两项旅游协议、还有“避免发生影响两岸旅游交流合作的事情”

为由,不允许中国人到台湾赌博。

菲律宾政府做庄缺吸引力

菲律宾赌场的管理与经营,都归属政府的“菲律宾娱乐博彩公司”(PAGCOR),所以当地赌博一直都合法,但大多数赌场都是由政府机构监管营运,欠缺吸引海外赌客的特色。

菲律宾赌场最大支柱是中国和韩国赌客,而非本身国人。

菲律宾有超过12家大赌场;今年3月份,以13亿美元(约39.1亿令吉)打造的皇冠Solaire赌场开业,附近还会陆续建成4座大型赌场。

此外,澳门赌场巨头新濠博亚娱乐和菲律宾首富、地产开发商施至成,联手打造的度假村也将在2014年开业;云顶与富豪吴聪满合资的赌场亦在规划中;日本博彩业大亨冈田和生,则正在建造第4座度假村。

云顶目前在菲律宾经营马尼拉名胜世界,2012财年首半年营业额上涨28%至3亿5840万美元(11亿1157万令吉),但净收入跌20%至4320万美元(约1亿3398万令吉)。

泰国禁赌却无所不赌

泰国也是一个没有合法赌场的国家。基本上,泰国只有国营的彩票和跑马给人民一解赌瘾。

不过,这不代表泰国人就完全戒赌,而且几乎所有事情都可下注赌一场,如足球、泰拳、斗鸡和斗鱼。

根据泰国报章《曼谷邮报》(Bangkok Post),泰国每年赌博业营收超过3亿2000万泰铢(约3241万令吉),其中1亿1000万泰铢属非法赌馆、9200万泰铢属非法彩票、5100万泰铢属赌球,约3800万泰铢属国营彩票。

除了地下赌场,泰国人通常都选择到泰国与柬埔寨边界的赌场。泰国政府有意合法化赌博,增加国家营收、促进旅游、创造新商业和工作机会,以及减少黑市资金流动。

就连泰国第一富豪———正大国际集团董事长谢国民(Dhanin Chearavanont)去年也开腔向政府喊话:“泰国的地下赌博早已泛滥,我们必须接受事实……当泰国没有赌场,赌客都选择去拉斯维加斯、澳门和我们的邻国。”

越南柬埔寨缅甸待开发

越南首家赌场在1992年开张,如今增加到7家,还有两家仍在建设中。

根据财政部,赌场2012年贡献税务营收约1.5兆越南盾(约2亿1553万令吉)。

不过,越南所有赌场都只开放给海外游客。

对越南人而言,所有赌博活动都被禁,除了一个政府经营的彩票。不过,与泰国相仿,越南人也是任何事情都可赌博。

当越南人无法去到自家赌场,他们可越过边界到柬埔寨。同样情况也发生在柬埔寨人民的身上,无法到自家赌场,所以就到只接受海外游客的越南赌场。

据悉,柬埔寨有超过32家赌场,主要坐落在泰国与越南边界。

至于政局长期不稳定的缅甸,与中国边境处曾开设多家赌场,但欠缺法治、秩序不当,常有赌客被绑票和勒索,所以中国禁止人民到缅甸边界开赌,甚至追击这些赌徒。

亚太国家赌经济

相关推荐